外国人看中国

港媒:中国大陆反垄断,从科技巨头入手

 

港媒:中国大陆反垄断,从科技巨头入手

 

新闻来源:《香港01》

原文摘要

 

近年,随着互联网对经济、生活的系统性介入和接管,这种经验和制度在全球均遭遇挑战,并在政府和民间引起极大争论。人们忽然发现,除了政府和市场这两隻手,又长出来「第三隻手」—互联网平台的手。互联网巨头在自成体系的平台内「呼风唤雨」,这隻手建基于大数据、演算法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(AI)等莫测高深的东西,看得见,却摸不着,我们姑且称之为「摸不着的手」。

 

内地新经济代表ATM(阿里巴巴、腾讯与美团的合称)近年在港股市场呼风唤雨,加上网购日益普及,让「平台经济」愈加为人所熟悉。人们享受着平台带来的各种便利,同时产生了各种疑问,引起对交易安全、私隐保障的关注。对监管机构来说,这也是前所未见的新局面,不知道要不要管、该怎麽监管。

 

当前科技巨头们打造的「平台」有三个特徵:一是用资本聚合串联起一个以平台为中心的横向和纵向利益共同体,形成一个跨市场、闭环的产业生态圈;二是向平台内的经营者、用户提供交易场所、规则、支付、金融、监管等准公共产品,不再以单纯的财务指标为回报,其目的在于获得市场支配力;三是平台内要素按照某种机制组合和流动,价格机制不明显。由于整个游戏规则是平台自己「摸着石头过河」一点一点设计出来,造成平台缔造者就是「王」的现象。由此看来,平台肯定需要监管,关键是怎样监管。

 

正是在这背景下,中央近月动作频频,大有遏止科网企业一边大力发展金融科技,一边藉科企之名游走于监管灰色地带之势。前有《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(徵求意见稿)》,后有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国家主席习近平亲提「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」;另有舆论喧嚣吵杂,从蚂蚁集团上市临时叫停、被指「吸血鬼」,到《人物》杂志《外卖骑手,困在系统里》一文引发社会共鸣,互联网巨头们忽然间被千夫所指,自然加剧它们的焦虑。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「强化反垄断和防资本无序扩张」更有一锤定音的意味。

 

港媒:中国大陆反垄断,从科技巨头入手

(12月14日,阿里巴巴旗下公司涉反垄断,被监管当局处罚)

 

这现象非中国独有,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(FTC)近日便向硅谷巨擘Facebook开刀,把它告上法庭,指其透过收购阻止竞争,要求它出售Instagram与WhatsApp这两个热门社交软件。

 

中国政府和私营资本之间也是一种新型的关係,在资本和权力之间有一道防火牆,更不像西方国家那样,大型垄断资本可以直接影响和操纵政权。总之,任何时候都不能忘了「社会主义」定语,就是要坚持制度优越性,有效防范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弊端。

 

本质上,演算法歧视是指平台在和消费者交易时,基于大数据佔据了信息优势。「买的不如卖的精」,这在线下也司空见惯,譬如去街市买菜,菜贩心里怎麽想,买家也不知道,他卖给前边的人多少钱、后边的人多少钱,消费者也不知道。价格本身就是市场讯号,买卖双方据此作决定,只要确保自由交易的权力,不存在强买强卖,消费者完全可以用脚投票。

 

那麽,该如何处理平台这隻「手」呢?现阶段来说,应当立足于打破平台与平台之间分裂割据的状态,让市场要素自由流动起来。不是要摧毁平台,而是统一重建规则,任何平台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与一般经济规则之上。「车同轨,书同文,行同伦,统一度量衡」,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能发挥基础作用,这也是中国国内大循环为主,国际国内双循环发展新格局的必然要求。用主管金融的副总理刘鹤的话说,就是要打破各种反市场的壁垒,畅通国民经济循环,着力打通堵点,贯通生产、分配、流通、消费各个环节,实现供求动态平衡。

 

再说一次,把平台上升到比肩市场和政府,缺乏严谨论证和理论支撑,其目的在于让大家意识到平台某程度上具有了这种资源配置的特徵,对平台的监管应当从这个维度来构建框架,用传统反垄断的模式已很难覆盖平台经济领域的行为。

赞0 踩0

本文由外评网翻译整理,不代表外评网立场,所有言论仅代表其个人观点,非授权禁止转载。侵删请联系master.waiping@gmail.com

0 评论
Inline Feedbacks
View all comments